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谜语与兴化农家夏季传统食品

时间:2018-02-27 08:18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谜语与兴化农家夏季传统食品 二姑娘打阳伞,癞宝爬门槛,油石灰塞钉眼,毛竹钉儿戳屁眼(柴隔钉儿跳鳇板)。各打一种食品。 儿时听过这四个谜语的谜面,知道谜底是什么食品,......

 谜语与兴化农家夏季传统食品

 

“二姑娘打阳伞,癞宝爬门槛,油石灰塞钉眼,毛竹钉儿戳屁眼(柴隔钉儿跳鳇板)。”各打一种食品。

儿时听过这四个谜语的谜面,知道谜底是什么食品,也吃过这四种食品。没有农村生活,没有吃过这四种食品的,不到一定年岁的人,不知道它们是何物。“二姑娘打阳伞”,是做早饭和吃晚茶的食品,叫涨饼。“癞宝爬门槛”,是那时候的中午主食,叫鱼儿。“油石灰塞钉眼”,是一种速食食品,叫焦屑。“毛竹钉儿戳屁眼(柴隔钉儿跳鳇板)”,是一种叫隔钉儿的面食。柴隔钉儿是一种很小很小的鱼,捕捞出水后,活蹦活跳。

在千百年的历史长河里,农民们一直是过着勤俭持家的紧日子。现在苏北里下河地区的群众,平时中午以米饭特别是以大米饭为主食,面食一般人只是搭配着吃。在改革开放以前,尤其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吃饭就是问题,能有得吃就是最大的满足。解放前,粮食产量很低,灾害发生频繁,战争祸及百姓。因此,田里种什么收什么,就吃什么,麦场后吃麦制品,稻场后吃饭粥。大集体时,生产队也是收什么,就分给社员什么做口粮。夏季就以麦制品为主,秋季后就以饭粥为主,面食用兴化话说只是间间(音:干gan去声)口。

“二姑娘打阳(洋)伞,”它的原料是米采子。米采子是用碎米磨成,颗粒很小的是叫粉,粉是糯米用机器轧的。在没有用机器前,是人工用碓臼磕出来的。颗粒粗一点的叫采子,在没有用机器前是用石磨磨出来的。先把碎米淘洗干净去除杂质砂砾,然后再加工。有的人家吃涨饼还加点面粉一起做。涨饼,要有发馊的剩粥做底子。在夏天临睡觉之前,把采子和馊粥放在二轮盆里,加适量的水,调成糊状。夜间其自然发酵,早晨做饼之前,要投碱。用融化的石碱水,倒入盆中,进行搅和。石碱水的浓度要掌握好,碱水浓度低了,涨出来的饼就发酸。碱水浓度高了,涨出来的饼就发黄。农村家庭厨房一般是支两间灶,三间的较少。靠墙的叫里锅,靠外边的叫口锅。里锅较大些,口锅小些,里锅用来烧饭煮粥,口锅用来做菜。涨饼用口锅涨,先大把子烧火,把锅子烧热。主妇在锅底倒一点水,再在水中滴几滴子食油,那时食油供应量不足,只好用芦秫苗子扎的洗锅把子,在油水中蘸一蘸,沿跟前顺时钟方向,在锅子的表面刷一下,这样可防止饼被锅粘住。接着用跟勺(一种连柄铜勺),舀调好的窖,沿锅边倒下少许,一锅子只倒四块,一般一勺子两块。再在锅底加上一点水,盖好锅盖,大火烧几个把子就行了。这和大街上卖的米饼一样,靠大火烧,将锅底的水蒸发,使做出来的饼软和爽口,还便于携带。农民下田干农活,早上光靠一点薄粥不熬饥,所以经常涨饼吃,砌屋做晚茶也有吃涨饼的 。四块饼舀好后,就像一把倒立着撑开的伞,不知是谁头一个把它说成“二姑娘打阳(洋)伞”,其想象力丰富得淋漓尽致,把美好生活的向往与现实结合起来。要想第二天继续吃涨饼,只要在二轮盆中留少许窖,作为老窖底子,晚上再用水和采子调。

“癞宝爬门槛”。癞宝叫蟾蜍,团团的身材,蟾蜍,俗称癞蛤蟆,指两栖纲、蟾蜍科的动物。蟾蜍吃昆虫、蜗牛等小动物,对农作物有益。蟾蜍会通过吸气,让身体膨胀起来,并用四条腿把身体撑起来,来威慑攻击者。兴化人把蟾蜍叫癞宝,把夏季农民吃的食品——鱼儿,实际就是面疙瘩,说成“癞宝爬门槛”,给辛苦劳累的人们增加乐趣。鱼儿与癞宝,都是团团的,不过癞宝是有生命的,而鱼儿却是用干面做的面疙瘩。麦收后,生产队分口粮,一般分的是小麦,农民就拿小麦去换干面。当时的干面最好的是三七面,就是10斤小麦换7斤干面,下余是麸皮。麸皮农民拿回去养猪,要找价给洋面厂。现在吃的干面叫精面,很白。三七面发一点黑黄,因为其中有麸皮的成分。吃鱼儿时,用干面和冷水一调,调得硬镇镇地。夏季有苋菜,弄一把洗干净,用来炸油。放水在锅里烧,待水快透时,用勺子瓦一块,往水锅里放一块,很少用手做的。全部瓦完后,大火烧透,还要养一养,待里边熟透,才能盛到碗里吃。要想有味可在调面疙瘩时或在锅里放一点盐,这时盛进大碗,你只要端着大碗慢慢吃就行了。粮食紧的人家,是把小麦轧成泥糊捣,用来做鱼儿。泥糊捣是面粉和麸皮轧在一起,是干面和麸皮的混合物 。

“油石灰塞钉眼”。兴化人把“塞”读成“则”。“油石灰”在钉木船时用。如国家级非遗项目——竹泓木船,在两块木头板的连接上,用的叫参钉,先用钻在两块木板连接的上口,向下斜斜地打一个眼,然后把钉楔入。钉楔入后,留下了一个个的钉眼,钉眼不处理就会漏水。造船人,用桐油加石灰调成的膏状物,就叫油石灰。把油石灰一点一点地塞入钉眼里,这个过程就是油石灰塞钉眼。兴化人把吃焦屑,比喻成油石灰塞钉眼,好让人联想翩翩。焦屑是一种速食品,便于携带,要吃方便。要吃时,瓦一些放在碗里用开水搅和,叫泡焦屑。朝鲜战场上志愿军吃的炒面,可能就是焦屑,只不过它加好了辅料。焦屑,是用小麦在锅里炒熟发焦,然后用石磨磨,磨好用芦筛过,下面细的人吃,筛子上面粗的喂猪。如今用机器轧,一般轧一交就好了,如不行再轧第二交,就很细腻。有条件的加糯米一起炒,最差的是用干面直接炒成。兴化人有句俗语“六月六,吃口焦屑养块肉”,把吃口焦屑作为一种时令食品。儿时,放学回家闻到香喷喷的焦屑味,就用舌头去舔,弄得嘴上一转都是白的。如果舔多了或者舔急了,立即呛咳起来。还偷偷用纸包一些焦屑带到教室里,分给同学们共享。在外寄宿的学生,把焦屑带到学校当加餐食用。下田干农活的人,可以当晚茶泡吃。还有粥煮薄了,就用粥调焦屑吃。出门可以作为随身携带的食品。吃焦屑要加些糖,过去没有糖的就用糖精,也有吃咸的的,放点盐一起搅和,或就着咸菜吃。

“毛竹钉儿戳屁眼(柴隔钉儿跳鳇板)。”毛竹钉是篾匠组合竹器时,用的竹钉。毛竹钉根据竹眼的大小,用毛竹根削成。在投接竹器时楔入交合处,以此来起固定作用。农民把一种叫隔钉儿的面食,来形象地比喻为毛竹钉,但戳屁眼,就不文雅了,我改为“柴隔钉儿跳鳇板”。“ 柴隔钉儿”是拉网拉上来的小鱼,不超过小拇指大,拉上来时倒在渔船的鳇板上活蹦活跳。隔钉儿是一种中午的主食,它被农民形象生动地借喻,来增加生活的乐趣。吃“隔钉儿” 多在夏季,用面粉或泥糊捣,放在盆里加冷水拌合成硬镇镇的面块,然后用酒瓶或半升子(量米用的容器),用力压扁成少儿手指那么厚的面皮,再用刀切成筷子那么宽、成人小拇指那么长一个一个的面条子,实际是比宽面条粗、比长面条短的面制品或特殊的面。它的原料不是精面,而是普通面甚至是泥糊捣。在切隔钉儿的时候,会粘刀不好切,这时要抓些干面做拨,撒在板上就不粘刀了。全部切好后,用手把隔钉儿在有拨的桌子或板上挪一挪,使每根隔钉儿都粘些拨,这样下锅就不会几根粘在一起,否则不容易煮熟。隔钉儿下锅前,先洗些雨菜(油菜籽收获后,落在田间的菜籽,经夏季的雨水温度,很快长大能吃)或苋菜,兴化人叫炸油。把锅子烧热,放一点食油炒,稍微炒一炒就行了,然后放水烧沸。这时才将隔钉儿下锅,待完全烧沸后,稍微再烧片刻,放一点盐,再停一会儿就能盛碗吃了。    

随着农副产品的深加工,袋装速食食品充塞了市场,年轻人的膳食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些传统的食品,吃食的人越来越少,几乎遗忘。但在农村的中老年人中,仍有人对以上四种食品留有怀念,时常吃吃,改善口味,换换胃口。如焦屑,已形成社会化生产,到农历六月初六前,就有农户自行加工的,一个一个的小包装,在街头巷尾叫卖,在超市也有得卖。在发展乡村旅游经济,开设农家乐的大好时期中,将上述四种食品,进行开发加工利用,赋予更新的内涵,很是有前途的。对传统农家食品的开发,把原创与新创相结合,作为一个地方特色加以利用,也是可能的。(来自:兴化人文  作者:刘双湖)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