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茅山号子

时间:2017-11-30 08:16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茅山号子 2017-11-28 黄书胜 江苏省兴化市博物馆 茅山位于市境南部,坐落吴头楚尾,民间文化既饱蘸吴楚文化的浸润,也惠临过中原文化的渗透,其 特殊的地域环境和悠久的文化传统孕......

 

茅山号子

2017-11-28 黄书胜 


茅山位于市境南部,坐落“吴头楚尾”,民间文化既饱蘸吴楚文化的浸润,也惠临过中原文化的渗透,其特殊的地域环境和悠久的文化传统孕育了具有独特品味的民间音乐,尤其是劳动号子,种类繁多,题材广泛,实用性强,音乐形式独特,号词表达质朴,富有较高的艺术品位,是兴化乃至里下河地区影响最大,最具代表性的劳动号子之一,已被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

 

 

茅山是个历史悠久的地方,与兴化大部分地区一样,“自周武王时从泰伯之封为吴,迄春秋皆为吴地。”(《兴化县志·胡志》)泰伯建勾吴并“以歌为教”时,作为里下河“锅底洼”南边沿属田区和兴化方言东南片区中心位置的茅山,劳动伴歌的习俗得以更完整的延续和流传;“茅山”又是一个古老的名称,境内原有一先民之避灾土山,汉景帝年间(前179—150)咸阳茅氏三兄弟(茅盈、茅固、茅衷)慕名到此修道,从此礼乐与乡歌这两朵艺术奇葩竞相开放,并伴随茅山这一非凡的地名标识享誉大江南北;茅山还是一个北方士族门第的“侨寓”之乡,自东晋永嘉以来,就陆续有北来侨民举家迁此。东晋义熙七年(411年),毗邻的边城镇侨置建陵县后,其语言、文化等方面更多地融入了中原文化因素,所谓的“南柔北刚,南圆北方”在这里得到了完美而和谐的统一。其民歌号子的音乐元素也带有一定的兼融性,既传承兴化农耕文明的乐章,又吸纳南北乡歌俗曲的精髓,最终汇成了兴化民歌号子里最具质朴甜美味道和充满野性特质这条独特的“音河”。这条“音河”从远古流来,既是一种与传统农耕文化相匹配,传递劳作信息、协调劳作节奏的鼓劲号令,也是一种劳动者劳作或闲暇时抒发情怀、交流情感的娱乐形式,更是一种能够完整记录茅山及其周边地区人民劳动生活全程的音乐史料。

茅山的水土养人,而茅山号子便是这方地肥水美宝地中生长出的精灵。河沟纵横、圩口散布、田畴平展、村舍环水这一特定的自然环境决定了茅山人自古以来一直仰赖农耕等劳作而生息。于是,田畔场头、圩堤沟边,乃至街头巷尾村民劳作活动时的随口曲子自来腔便应运而生,并渐成乡歌俗曲。这些充满水的韵味,散发泥土芳香的号子大多调色明朗、节奏明快、曲调优美、旋律悠扬,常常令人心旷神怡,乃至热血沸腾。

“大锣一响,喉咙作痒,要打号子,又怕挂黄,奉请诸位,一起捧场。”爬在水车杠上的农人开唱前,等到领唱者谦词一出口,雄浑厚浊、高亢急促的“哎嗨,哎嗨!”哼号声就伴着锣鼓的节奏在旷野里吼开了。扬州音乐家戈虹曾在专著中赞叹:兴化茅山的这种锣鼓作势,徒歌演唱的车水号子,节奏紧凑、音调铿锵、一领众和,充满豪情,营造了热烈的气氛,不仅使踏车者精神陡增,即使闻歌者亦无不振奋。

“啪!”“啊嘘——!”手扶犁把的使牛人将牛辫子一甩,空中接着便飘过来“唉嘿吆噢——”的号子声。这一令泥花欢畅,飞鸿抖翅,行云却步的水田牛号子是农人对耕牛下达的音乐命令,尽管号词含混,音律简约,但给茅山人枯燥的劳动生活增添了自娱的欢乐,给茅山农耕文化涂上了迷人的色彩。

“嗳里个上,噢号号在!”“噢里个上,啥杲昃?”……茅山的挑秧、担泥号子与兴化其它地区的担号子一样,也是一人领唱,众人合唱式的田歌,但那淳朴、动听、激越的“茅山腔”中伴有更强烈的共鸣声与豪迈气,它与短促紧凑、明快轻捷的足音相和,唱起来特别的带劲,调节动作、鼓舞士气的作用越发明显。

 

 

茅山会船节中竞舟者所打的撑船号子,与平时他们“下田庄”划船、撑船时那自由而不散,用力点明确的舒缓式号子不同,节奏非常急促强烈,坚定有力。领号者踏波压浪时从牙缝里挤出的“哎!哎!……”声,与应和者抽篙笃篙时从吼管里抽拉出的“嗨——嗨!”声衔接紧凑,粗犷铿锵,一浪高过一浪,给人以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类的撑船号子急促紧迫、坚定有力、一气呵成,所表达的是一种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气势。

以明快清新的特色而受到国内诸多音乐家青睐的栽秧号子是茅山人的流行歌曲,更是里下河地区水田号子中的翘楚。“布谷鸟,声声叫得响,家家户户栽秧忙。隔离隔三垛呵,隔离隔三垛,端端隔三哟,呵子垛。嗯,呀子哟……” 这首节奏欢快清新、歌词洗练明丽的《隔离隔三垛》,堪称鬼斧神工之作,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被选入江苏省中小学音乐教材,得以广泛流传。“哎嗨,呀哈,哎嗨唷”“哎嗨,哎—嗨!”“夏季哎呃里来哟,农事忙哟,说动那个小号子——”“号——呀,号呃”“小妹妹儿来”…… 这首也曾在上世纪50年代大出风头,领唱、齐唱交替进行的栽秧号子《小妹妹》,节奏紧凑,音调铿锵,一领众和,充满豪情。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不仅使劳动者受到鼓舞,即使闻歌者亦无不振奋。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曾是江苏省歌舞团和原扬州地区文工团的保留节目,农民歌手朱香琳曾把它唱进了中南海,还在世界青年年欢节上独占鳌头,灌制的唱片传至大江南北。如今这张辉煌极至的“名片”仍频频亮相于影视的画面与赛场的舞台,为茅山人赢得了无限的风光。

 

 

茅山号子中的情歌或浓或淡、或含蓄或直露,但都表达得那么充分、合理、朴素、自然。《山伯思祝英台》、《手扶栏杆》、《谈媒》、《绣花棚》等的曲调虽不强烈,但悠长缠绵,委婉而含蓄,给人一种“水”的感觉,每每会撩拨得人心儿痒痒的,脸儿红红的。而《十八送》、《厚脸婆娘》等则强烈得如同海洋奔腾,汹涌澎湃,将男女双方的相思之情演绎得恣意挥洒、浓烈感人。

作为劳动乐章的茅山号子,曲调有其优美、昂奋、激越的一面,也有其低沉、委婉、凄凉的一面,正像流水,有欢乐的时候,也有呜咽的时候。《卢江怨》、《哭青菜》、《忆苦思甜》这类号子具体、形象而又深刻地描绘了农民悲惨的生活画面,字里行间透露出对不合理社会现象的愤怒谴责和猛烈抨击。“正月里来正月正,长工伙计不该生,老板玩耍下人搓草绳,吃过中饭望田里奔。”《十二月长工苦》(孟江女调)中首句的号词,曲调低沉、哀怨婉转,将一年十二月中的长工凄凉的生活描画得逼真透骨。尽管现实如此残酷,但茅山人对生活依然充满信念,寄望于未来:“九月里来是重阳,大小元麦种逸当,麦糁子粥像个薄饮汤,梦里吃到米饭好乐堂”。

茅山号子特色鲜明,内涵丰富,在兴化的劳动号子中,别树一帜,闪耀着灿烂的光辉。作家李明官曾著文感叹:“茅山号子以舒缓平实的音调旋律,明快有力的音乐节奏,快慢自由的演唱速度,分合有致的歌唱形式,形成了高低协调,咏叹自如的独有的民歌特色。在演唱风格上,茅山人打号子行腔稳健、咬字有力、吐音清晰、富有弹性,真正体现了民族演唱方式的特色”。作为兴化劳动号子的典型代表,从艺术价值角度而言,它具有音乐价值,它以即兴演唱的形式存在,音乐元素是它的本质,因此,它是我们了解过去农人劳动、生活、性格特征最生动的标本和证据。同时,它更是现今音乐创作,特别是田园歌曲创作中有价值的音乐素材。就它的文字价值而论,“茅山腔”展示着茅山人民的生活习俗和文化传统,茅山号子中的“啥杲昃”、“下田庄”、“犯嫌的伢儿”等词语,对研究兴化圩南地区语言的变迁及历史,同样意义深远。茅山号子还有它的形象价值,从形象感知来说,茅山号子能使我们感知到水乡兴化乃至里下河平原人们质朴纯美、勇敢粗犷的外在形象和细腻柔和而又乐观豪放的内心世界。

 

 

作为一种文化符号,茅山号子是茅山人回望历史的通道,它的内容也丰富多彩、尉为大观。既有“赞古人”、“唱花名”的警句,更有对纯真爱情生活的歌颂和向往,涵盖了茅山人民的日常生活和各种生活情趣。一代一代传唱下来的茅山号子,就像一扇窗户,透过它,可以看见茅山这片古老而又神奇的土地上古往今来人们的生活。茅山的陆凤雏、王恒生、纪永芳、蔡永明、金则远、金贵荣等几位老人仍在艰难地挽留那些从“窗户”缝隙里透出的迷人光芒。一本记录土得掉渣的原生态《茅山号子集》里,有清朗婉转的栽秧号子、高亢悠扬的车水号子、热烈欢快的调请号子、铿锵激昂的打夯号子、深沉悠远的划船号子、粗犷短促的挑担号子以及钉船、砌房、推磨等号子,真是五花八门、各具特色,令人眼花缭乱,无法望其项背。徜徉于兴化劳动号子“音河”里的茅山号子,是兴化农耕文明的华章。昂奋、激越的曲调,是对茅山人顽强拚搏精神的礼赞。茅山游子仲华先生为释放自己浓烈的故乡情结,更为了颂扬先辈的精神,投巨资拍摄《号子茅山》,“保真”了部分即将消失的乡歌俗曲,也从故乡人随机变唱、即兴编创的能力和技巧中捡回属于自己骨子里的那份灵感,那种执着。时彬、陆爱华、沈培俊、王雨芳等茅山号子传人“唱茅山号子,道农民心声”,将茅山人原始的、发自于生命自然质感的快乐情绪随意挥洒,放飞了茅山人豪放乐观、顽强执着的精神情怀。可以说,茅山号子是茅山人民与自然和劳动相结合又相碰撞而产生的精神、艺术之花,它理应具有永恒的历史文化价值。近几年,在市、乡文化部门努力下,更多茅山号子被整理发掘出来,并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目录,它在传承的基础上将会有所创新,有所发展。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