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兴化人文】沧 浪 夜 雨

时间:2017-08-14 14:37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兴化人文】沧 浪 夜 雨 郭保康 昭阳书院 兴化新华书店 CANGLANGYEYU 沧浪夜雨 兴 化 自东门泊流出,西去至凤凰桥折南,一路奔腾,流入南官河。这条湍急的溪河,叫做沧浪河。这条溪......

 

【兴化人文】沧 浪 夜 雨

 郭保康 昭阳书院 

 

 

 

沧浪夜雨

 

自东门泊流出,西去至凤凰桥折南,一路奔腾,流入南官河。这条湍急的溪河,叫做沧浪河。这条溪河的北岸和西岸是老城区,它的南侧和东侧,曾是数不清的垛岛。沧浪河绕着垛岛回旋着进入一望无际的南津,那里有“十里莲塘”、“两厢瓜圃”和“南津烟树”。

 

 

其实,古老的沧浪河只指旧时的小南门外往西折南。东部郑板桥故居前的一段叫做东城湾。如今,旧城改造,偌大的南津成了新城区,沧浪河南移东延,垛岛成了平陆,旧景不再,而曾经孕育了千年文化底蕴的沧浪文化却依然鲜活的流淌在一代代兴化人的血液中。

 

 

 

那是700年前的一个初夏的傍晚,一位叫做钱舜卿的元代著名隐士泛舟溪上,唱出了《沧浪夜雨》:“濯缨亭下沧浪渚,格格飞禽飞傍午。西风度雨千荷鸣,坞头潮声喧逐暑。扁舟老子绿蓑衣,钓丝细卷歌嘎口尹 。清兮浊兮人不识,劝君高歌达今夕。”

 

自此,“沧浪夜雨”便成兴化一景,更多的文人雅士便于沧浪河两岸留下了他们的踪迹。

 

 

 

一、三闾遗庙

 

古称三闾大夫庙,建于唐代,位于沧浪河南端西岸,原木材公司东北隅。三闾大夫即屈原,这是一座供奉屈原和他姐姐女须的祠庙。

 

 

 

战国期间,楚国令尹昭阳受封,今兴化一带便成昭阳采邑。据近年发现的耿家垛、蒋家舍遗址表明,战国期间,今兴化境内已经形成楚国的重镇。昭阳率屈、景、昭三姓子弟到此开拓,而与昭阳同期的屈原正是掌管和教育三姓子弟的“三闾大夫”。因而,今兴化一带便成了屈原的管辖范围,方志称“邑属昭阳,即为其所隶,邑人仰其芳徵,立庙祀之并及其姊女须”。

 

三闾大夫庙依屈原“行吟泽畔”之意立于沧浪河西岸,历代香火鼎盛。到了明初,被列入昭阳十二景,称“三闾遗庙”。明代阁老高谷在《咏昭阳十景·三闾遗庙》中云:“孤忠一片委清波,留得芳名永不磨。雅志未酬缘命薄,高才欲骋奈时何?衣冠寂寂蒙尘土,门径萧萧长绿萝。欲赋招魂无处所,一庭秋草夕阳多”。

 

自唐宋以来所形成的屈原文化是兴化独特于江淮的特色文化。三闾大夫庙建成以后又建有东门的竟渡庙和拱极台上的屈子祠,屈原的爱国主义情怀和忧国忧民的民本思想影响了兴化一代代的士子文人。其后,明代知县凌登瀛、清代诗人王熹儒、王苏门等都曾留下优美的诗篇。

 

清代曾借此处设税务所,后毁于1945年的战火。建国后,余产为木材公司所用,旧城改造时拆除。

二、沧浪亭馆

 

位于沧浪河最南端西侧沙嘴上,原木材公司东南隅。东临沧浪河与南官河交汇处,南侧有水分支西去,越过老坝头(今跃进桥)流入大溪河。

 

北宋天圣四年(1026)范仲淹出任兴化知县期间于此筑驿馆(俗称接官亭),临水构筑沧浪、濯缨二亭。取意屈原《渔父》中:“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突出为官至“清”的理念,其文化内涵与“先忧后乐”有异曲同工之处,是兴化景范文化的标志性建筑。后到明代成化年间,知县刘廷瓒修筑刘堤时,又于东岸建成莲花堡,嵌入范仲淹的《濯缨亭》、《南溪驯鸥》等诗篇石刻,与三闾遗庙、沧浪河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文化篇章。明代以“沧浪亭馆”列入昭阳十二景。

 

 

 

沧浪亭馆是范仲淹亲自设计命名的,也是兴化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文人园林,比苏州的沧浪亭要早上20年。历代名人多有吟咏,如高谷诗云:“沧浪亭馆枕幽溪,溪上行人入望迷。钓艇尽依青草岸,酒帘高控绿杨堤。尘缨可许当时濯,胜迹重烦此日题。风景满前看不足,野花如绣水禽鸣。”

 

沧浪亭馆留下的不仅是文人的诗文,更多的是景范文化影响下历代清官的足迹,如历史上“沧浪留靴”、“束薪不取”的清官故事都发生在这里。

沧浪亭馆毁于1945年战火。

三、鸿寄园

 

鸿寄园又名解家花园,位于沧浪河东岸花园垛上。为明代刑部尚书解学龙(1585-1645)所建。

 

解学龙一生正直,筑园于沧浪之上,以屈原、范仲淹自励。在出任南明弘光朝刑部尚书期间,曾尽散家财支持史可法督军府军饷。1845年,大清铁骑直捣南京,国破之日,解学龙携长子投入滔滔扬子江,就象当年屈原投汩罗江一样,为国尽忠。

 

入清以后,家道中落,解家花园售与定慈寺为下院。著名诗僧浑然居此,改名“鸿寄园”。乾隆后期与训导葛莹及邑中诗人于此组建沧浪诗社,绵延近百年,留下大批诗文。期间于此增建庆雪楼等建筑,改称“沧浪别馆”。清代著名诗人顾仙根《鸿寄园》诗云:“隔岸似村落,僧迎有笑颜。门开帆自过,楼小客常攀。拘束参禅浅,高奇得句艰。贫犹能一饭,终日水云间。”诗人徐昶在《沧浪别馆》中写道:“白社论文地,临流不爱山。大都诗酒客,只在水云间。听雨怜春暮,开轩待月还,不知烟际棹,行过几溪湾。”

 

园林毁于1945年战火,建国后曾于此设花园村。今不存。

四、百花洲

 

位于沧浪河南岸的垛岛上,原机具厂所在地,又名宗子相读书处。

 

百花洲为明代著名文学家宗臣(1525-1560)的父亲宗周所筑。宗周与李春芳同为嘉靖十年(1531)的举人,官至四川马湖知府。后来成为嘉靖七子之一的宗臣(子相)自幼便于此读书。

 

 

 

一座单拱砖砌的“通文”桥,将百花洲与古城南岸连接起来。桥北便是著名的圆通庵(曾作手工业经理部及橡胶厂办公室)。圆通庵身后便是高大的城垣,城上有一座文昌阁。圆通庵是一座名寺,从这里曾经走出镇江金山寺两代方丈——密藏和霜亭,也曾走出上海玉佛寺方丈、有“僧中素王”及“佛门史学家”之称的震华以及近代高僧超尘。

 

百花洲与圆通庵南北遥对,洲之东部筑有数进幽院,主体建筑名芙蕖馆,西侧遍植奇花异草。周边有曲折长廊,沿水垒以怪石,筑有钓矶。石阶下系以扁舟。其东、南、西皆为垛岛,水滢处遍植莲藕。宗臣英年早逝,36岁故于福建武夷山。嘉靖三十九年(1560)移柩兴化,葬于百花洲西侧,墓前立有专祠。

 

历代名人如王世贞、李春芳、王渔洋、孔尚任、李鱼单 、郑板桥、王念孙、任大椿、阮晋朋等都在此处留下不朽诗文。

 

百花洲毁于1945年战火。建国后未能恢复,改为工厂(机具厂),“文革”期间又挖去宗臣坟墓,今故址仍存。

 

“沧浪夜雨”为元代昭阳八景之一。明代早中期另立十二景,沧浪河畔就有两景(三闾遗庙、沧浪亭馆)。其后又有百花洲、鸿寄园,成为沧浪胜迹。沧浪河是一条美丽的河,流淌着辉煌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2009年上海同济大学的两位博士在制定沧浪河沿线及周边建设方案时,我和杨爱国先生曾提供上述史料,并希望尽可能采用上述历史文化元素,以体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的文化本质和具有地方特色的屈原文化和景范文化。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