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兴化人文】再谒“郑板桥”

时间:2017-08-14 14:35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兴化人文】再谒郑板桥 2017-08-07 汤法新 昭阳书院 兴化新华书店 再谒郑板桥 汤法新 旧历十月小阳春,恰逢周日,啸聚茶肆,品茗论茶。赏不尽经久不衰茶文化的扑朔迷离,道不完古......

 

【兴化人文】再谒“郑板桥”

 汤法新 昭阳书院 

 

 


 

旧历十月小阳春,恰逢周日,“啸聚”茶肆,品茗论茶。赏不尽经久不衰茶文化的扑朔迷离,道不完古邑兴化文脉流韵的神奇魅力。板桥先贤有妙语,“白菜青盐粯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极度清廉俭朴的生活方式,却成为两百年后人们由奢入俭,追求生命本质的真谛。

 

保康兄提议,乘兴再访板桥故居如何?此议甚佳,正合众意。


板桥故居分为东西两部分,东边为传统居家庭院,俗称郑家大堂屋;西边名“拥绿园”,糸迁址新建的仿真品。当年板桥“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槖萧萧两袖寒”,几无存银。返乡后,祖屋被其侄所居,自己无力购置房产,当其时,县处级官员的退休待遇却化解不了居无定所的窘迫。

 

同乡同道李复堂伸出援手。同为“八怪”之一,李鱓年长板桥,出道亦早,作为宫廷御用画师,康熙年间即居“南书房行走”高位。李氏在西城内升仙荡畔有房产一处,名为“浮沤山馆”,在其北侧辟地疏财,为板桥建成“拥绿园”。板桥最后岁月即在此度过,直至终老。

 

双园璧联,创造了一段名士佳话。时光荏苒,庭院几经兴废。到了二十世纪大跃进年代,兴化的拆城造城运动领风气之先,无数古建古迹被推倒。升仙荡填实,双园遗存彻底夷平。

 

在板桥祖屋旁复建“拥绿园”无疑是明智之举。园区东门墙体嵌勒石纪念碑记,撰文者,保康也。但见白石绿字,寥寥数言,精练倒是精练,不免失之过简。保康却是另有苦衷在心怀。

 

 进得庭院沿曲径、湖池、石桥西行,便来到傍水依势而建的长长碑廊,约十多方白玉石碑嵌墙而立,镌刻着各方豪杰对板桥先生的景仰赞颂。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当数毛泽东与徐悲鸿。培元告诉大家,毛泽东的文字由他发现抢救并捐赠,原文用铅笔书写,龙飞凤舞,现存市博物馆。文曰:“郑板桥的帖…苍劲有力…有震地之威,就像是奔赴沙场的一名勇猛武将……”毛泽东仰慕郑板桥,堪称铁杆粉丝。五十年代初,其书师法板桥,把字帖挂墙壁,每日里临摹不辍。当时许多题辞批文多为板桥体。 

 

 

徐悲鸿则从同行同道角度,毫无保留的对板桥作了最高端最权威评价:“板桥先生为中国近三百年来最卓绝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书画尤奇…为古今天才之难得者。”

 

培元作为主讲人,去年在泰州电视台做过几期郑板桥研究讲座,反响热烈。作为专业大家,心得颇丰。大家怂恿他即席来上一段,不讲大故事,只道小趣闻,类似稗官野史也无妨。


之前广传郑板桥在山东潍县任上,趣断风流案桥段,说青梅竹马一对男女,遭棒打鸳鸯,各怀忿恨削发为僧为尼。后相遇媾合,被捉至县衙大堂。郑大人问明原委,心生恻隐怜悯,遂当堂判其还俗完婚。判词诙谐经典,满含人文关怀:“一半葫芦一半瓢,合来一处好成桃。从今人定风波寂,此后敲门月影遥。鸟性悦时空即色,莲花落处静偏娇。是谁勾却风流案?记取当堂郑板桥。”


培元略作沉思,挑了个类似小品,娓娓道来:清朝年间,扬州城风柳烟云繁华富庶,青楼林立娼业兴旺。激烈的市场竞争,令商女也知“亡国恨”,争相巧打文化牌。她们利用丰富的人脉资源展开有效“公关”,辗转找到辞官蛰居的郑板桥,索其墨宝装饰门楣。板桥却之不恭,便有意借题发挥巧讽流弊,题写了“因受院”三字。附庸风雅的寻欢客不识其中玄机,趋之若鹜,一时生意火爆。这一切显然有违板桥初衷,遂作权威解读,“因受”二字本为“恩爱”各缺一心。风花之地何来真心真情真愛,实为伤风败俗之所在。谜底始揭,尘埃落定,一切复归平静。

 

板桥故事说不完道不尽。保康、朱连、玉文诸仁兄,打小便与板桥比邻而居,无论多少次踏访拜谒,每一次都有新感悟,新感动,新的心灵荡涤陶冶。培元难掩激动心情,经过一番烧脑冥思,当场即赋七律一首:访郑板桥故居及拥绿园

 

品茗雅聚赏心多,

仰止板桥旧宅过。

粯饭馨香真意趣,

琅玕操守未蹉跎。

为官正直传佳话,

作画新奇有赞歌。

若问郑公何所似,

且观西圃荡清波。


其文情深意切,其格工整对仗、押韵合辙,尽显文人范儿。郑板桥作为名士君子,是中国儒家思想集大成者。二百多年来,无论何种社会形态,人不论贵贱,地不分南北,对他的为人、为艺、为官之道,推崇备至交口称颂,且历久不衰。个中奥秘,除了他的诗书画创造了具有巅峰价值的艺术贡献,最根本要诀,在于他牢牢固守并身体力行儒家思想以人为本,仁爱爱人的核心价值观。尽管儒家思想也有糟粕,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激浊扬清,板桥开创了一个思想文化新高度。他不趋炎、不媚俗,体恤贫弱。为赈济灾民于水火,甘冒巨大风险,不惜牺牲自己的政治生命。侥幸全身而退,“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而遁迹江湖。好一个清明孤高倜傥不群的民族脊梁!即使在今天,普天之下有几人堪可企及?

 

将来的世界,天下争锋,不在坚船利炮,不靠国帑充盈,而在于公平正义世道人心!这大概便是世世代代人们缅怀板桥先贤的意义所在。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