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兴化人文】寻访李鳝“浮沤馆”

时间:2017-08-14 14:35来源:未知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兴化人文】寻访李鳝浮沤馆 2017-08-09 汤法新 昭阳书院 兴化新华书店 李鳝遭遇两革一贬后回到兴化,虽则虐心窝火,倒也能够心地坦然地一心经营他的浮沤山馆,用以颐情养性尽享天......

 

【兴化人文】寻访李鳝“浮沤馆”

 汤法新 昭阳书院 

 

 

李鳝遭遇“两革一贬”后回到兴化,虽则虐心窝火,倒也能够心地坦然地一心经营他的浮沤山馆,用以颐情养性尽享天年。从早期儒学思想占主导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辅佐天庭建立功勋的鸿图大志,转而进入融合道家思想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生存模式。“浮沤”,浮沫也,“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如此,况于人乎?

 


 

作为世家子弟,李鳝“根红苗正”,其先祖以“六世一品”名于世。“九世一品”虽是后话,足见家族的盖世鼎望。蒙先祖庇荫,李鳝出道甚早,赢在起跑线,在“扬州八怪”中最早成名。他26岁中举,“北漂”京畿三年,居然以诗画名享一方,甫入“帝眼”被康熙相中,召为“内廷供奉”,“南书房行走”,以书画之道而非阉宦之术,获天子恩宠近身侍奉。这可是天下文人学士终身决眦巴望而不得的旷世殊荣。

 

李公子生性耿介,不入俗流,不接受“正统派”画风的艺术“招安”,在康熙雍正朝两次遭忌被排挤,两进两出宫廷禁銮。公子哥儿心情糟透了,其后混迹江湖。板桥惋惜焦虑,又深含敬佩之情,称其“声色荒淫二十年,丹青纵横三千里”。

 

转机在乾隆三年到来,时年已逾“知天命”,被朝廷任命为山东滕县后转临淄县令。行前自嘲“为官已老,读画何人”。然而欣喜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画尽燕支为吏去,不携颜色到青州”,意欲丢弃画笔一心做官。

 

文人胚子决定了李鳝不是一块做官的料,为官哪能斯文风雅充满理想主义情怀,为官有为官不可道之道,有官场“潜规则”。落拓不覊的书生怎能窥得其中玄机。尽管李知县为官清廉政绩卓著,史书记载:“为政清简,颇得民心,忤大吏罢归”,却因得罪上司被就地罢免,真是冤哉!这“大吏”有多大?不得而知,应该不小,以李县长的文名及在中央工作的经历,要想撼动这块顽劣之石,肯定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据传,被革除顶戴的李大人并不臣服,在山东据守三年,住密友家,上诉抗辩,以求获得朝廷甄别平反而复出。最终无果,断了念头,悻悻而归,绝念于仕宦功名,潜心于书画艺术。朝廷革除了一个清官,中国成就了一代艺术巨擘。

 

 

 

在浮沤山馆最后的十多年,李鳝找到了真实的自我,专注书画研究创作,与各路顶级大咖交流切磋,觥筹优游不胜其乐。在往返兴化扬州的产品制造销售过程中,其画风日臻成熟完美,档次脱俗登顶,“画仙”盛名确立。其历史功绩是促成文人写意画由传统向现代的跨越,开启了近代写意花鸟画先河。

 

上世纪六十年代,文化名人陶白到兴化寻访李鳝踪迹,其时浮沤馆早已湮没,遍访不得后留下“李鱓故居”墨宝抱憾而去。墨宝变成勒石留在原址,后砌入原“昭中”现“一中”教工宿舍山墙中,成为日后恢复重建的依据。四十多年后,“一中”大规模基建改造,适时出现了一位兴化古文物痴情保护神一一郭保康,力主恢复胜迹。于是,复建工作如火如荼,由政府与市一中合资打造。才有了眼前这座楼阁飞檐,廊桥水榭充满书卷气的宅邸园林。梦天楼、餐露楼、祺寿堂、碧浪山房、翼然亭台,以及板桥辞官归来寄居的“聊借一枝棲”,有模有样古意雅趣,使人浮想联翩。

 

众友人踯躅于楼台亭榭之间,流连在小桥池水之畔,追忆大师的风流倜傥与坎坷人生,其毁、其谤、其誉、其赞伴随始终,让人不胜感慨,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来到一宽敞轩厅,忽见数架古筝排列,古朴典雅,撩拨起一个人胸中波澜。多才多艺吹拉弾唱尤擅的朱连仁兄按捺不住,迈向琴台抚弦拈指,轻拢慢捻抹复挑,訇然而至的丝弦音韵溢满空间。这是“画仙”笔下的山水轰鸣,还是大师饱含人生感悟的抒情吟唱?或许又像极了那年浔阳江上的沦落歌女,犹抱琵琶半遮面,“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悲凉之音,令同样遭谤被贬的“江州司马青衫湿”。“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悲悯呼唤,感动了一代代的落魄士子。

 

李鳝鼓瑟弄弦吟风歌月,企图以画入仕,重复前辈们的仕宦之途。然而为官为艺率真自然,那是注定要碰钉子。其实做官势同“落草”,纵观官场“绿林”哪一个不是制假贩假火中取栗的高手。拒绝官场汚秽,洁身自好,试图出污泥而不染,这就坏了规矩,屡遭排斥贬谪就不奇怪。

 

 

 

痴情于书画诗文建功社稷而光耀门庭的李公子,哪里能够搞明白这些鸡零狗碎。他做官失败,从艺功成,其艺术成就在“扬州八怪”中首屈一指,与板桥应在伯仲。怀念景仰大师,意在寻找那些丢失的东西,宝贵的民族精神之魂,发现、汲取、拿来,以强健我们日渐虚亏的文化肌体。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