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互动平台
保存本站联系我们
首页>水乡文苑七彩生活人文历史水乡风情征文展台

我的坐骑,我的宝马(上)

时间:2017-06-09 09:49来源:来自乔桑的空间 作者:兴化市网上家校编 点击:
内容摘要:我的坐骑,我的宝马 (上) 一说到坐骑,马上让人想到杨子荣的青骢马,唐三藏的白龙马,关云长的赤兔马;一说到宝马,有人不禁要问 3 系 5 系 7 系。其实,我说的是代步工具自行......

我的坐骑,我的宝马(上)

 

一说到“坐骑”,马上让人想到杨子荣的青骢马,唐三藏的白龙马,关云长的赤兔马……;一说到“宝马”,有人不禁要问“3系”“5系”“7系”。其实,我说的是代步工具——自行车。自行车是我的坐骑,也是我的宝马。它不吃草不喝油,完全可以做到“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三十多年来,尽管人们的交通工具不断更新换代,我却对自行车不改钟情。

我刚进城工作是步行上班。家住在南大街上,学校在县城最北端,老城虽然不大,从家到校,快走也得十几二十分钟,稍有点耽搁非跑出一身汗不可。当时,全校四十几名教师,只龙老师拥有一辆自行车。自行车是稀罕物,计划物资,好像就上海、天津生产,到后来“长征”、“金狮”面世,自行车的普及才加快了速度。龙的自行车据说是飞鸽牌的,车身基本上看不出原先的油漆色彩,电镀的部分包括车铃,一律的锈成褐色。单面的铃儿肯定是不响的。那车好像已没有了刹车,龙的个儿大,凡事慢条斯理,两脚一落地车子就停住了。车锁用不着。车撑子的弹簧早没了弹劲,停车就那么往墙根上一靠。学校老师即使有急事也不会借龙的自行车,不是他小气不肯借,而是那车转轴部件磨损大,行驶起来太“灵活”,别人驾驭不了,是那种“除了铃儿不响,没有一处不响”的旧车。

1980年底,我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28寸轻便型上海永久牌,花去180元人民币和若干上海市工业品购买券。180元相当于我的四个半月的工资,所以,当时自行车也算是家用商品的“大件”。永久自行车的商标设计很有特点,将“永久”两字稍作变形就成了自行车的线条图案。有了自行车,上班方便多了,路上的时间节约了一半。我是班主任,到校查看学生晚自习也比过去轻松的多。一天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得三个来回,自行车帮了很大的忙。

新自行车总是特别宝贝,一天要用柔软的棉纱擦几次,不让它沾一点灰尘。乌黑的车架,铮亮的龙头和钢圈,跑在大街上确实引人瞩目。爱车一般不肯借人使用,擦掉一点漆皮,主人会心疼十分。有人编了句拒借车者于千里之外的话,说,“世界上两样东西不借,一是老婆,一是车(当时只指自行车)”。时间稍后的新婚嫁妆,讲究的就是 “三转一响”, “三转”就是自行车、缝纫机、洗衣机,“一响”就是音响,当然得讲究品牌。年轻人上街胯下骑一辆名牌自行车很是潇洒。我的那辆车很快车身黑漆的光泽就黯淡了,都是太当事的原故,擦车时用缝纫机油打光,机油用在钢圈上还可以,用在烤漆的部位就帮了倒忙。用了二三年,这辆车被处理掉了。

有人说会在兴化城的路上骑好自行车,骑遍天下都不怕。兴化路窄,小巷子多,行人车辆不守规矩。那时的英武路其实不能称之为路,从牌楼路到丰收路(现在的楚水路),只有人武部向北一段稍宽一点,许多地方只是两三块水泥板子铺成的,路不是直的,从胜利剧场门前进入文林桥巷要拐几个弯,路面也不平,龙头一摆就可能人仰马翻。有时为了避让板车、三轮车,总是一只脚踏地一只脚撑墙,那么斜侧着身子。自行车的好处就在于它所占空间确实小,行人间只要有一点空隙,骑车人就能两臂一收缩穿过去。所以,转弯抹角,穿街走巷,是骑车必备基本功。

年轻人用自行车驮着恋人老婆逛街,是县城浪漫一景。用自行车驮回新嫁娘,也非常时髦。有一次我骑车带着老婆逛街,我们从东门往西行驶。我眼视前方脚下用力,边踏车边和她交谈。骑着说着,已到了城隍庙(宝严寺),觉得她不搭理我,回头一看,后架上的人不见了。赶忙掉头寻找,在四牌楼那儿看见了她。我问,你怎么跳下来了?她说,百货公司门口人多拥挤我就跳下来了。奇怪,怎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大约是减速抓刹时她轻轻跳下的。她说,你直往前骑,我还以为看到什么熟人,所以也没喊住你,哪知道你把老婆丢了自己都不知道!可笑的是,我骑着车还一直和后面说着话。

分享到:

相关文章